宣成昊教授課題組《Cell Death Differ》揭示JMJD6以不依賴于其酶活性的方式調控DNA損傷應答的分子機制

發布時間:2019-10-24瀏覽次數:856

       天津醫科大學基礎醫學院宣成昊教授課題組最近報道了JMJD6以不依賴于其酶活性的方式調控DNA損傷應答,相關研究成果于2019年7月發表在《Cell Death Differ》(2018年影響因子8.086,5年影響因子8.309),題目為“JMJD6 modulates DNA damage response through downregulating H4K16ac independently of its enzymatic activity”。我校基礎醫學院博士研究生霍大偉為第一作者,宣成昊教授為通訊作者。
       DNA雙鏈損傷(DSBs,DNA double-strandbreaks)在所有DNA損傷中是危害最大的,因為它會引發惡性腫瘤。DSBs的檢測和修復對于維護基因組的穩定性至關重要。DNA損傷應答信號通路的起始和傳遞都是在染色質結構中進行的,因此染色質修飾以及染色質結構是DDR信號通路中非常關鍵的因素,且DSBs周圍組蛋白修飾的程度以及spreading需要受到嚴格的調控。
  該研究發現JMJD6在DNA損傷發生后會被募集到DNA損傷位點附近。JMJD6控制DSBs附近組蛋白泛素化的spreading,以及下游DNA修復相關蛋白的募集和DSBs附近的轉錄抑制程度。JMJD6基因敲低會提高HR(homologous recombination)以及NHEJ(nonhomologous end joining)的效率,促進細胞周期檢驗點恢復,增加IR之后細胞存活。在分子機制方面,該研究發現含有JMJC結構域的JMJD6,盡管被報道具有組蛋白精氨酸去甲基化酶和羥化酶的活性,但在參與DNA損傷應答調控時并不依賴于其酶活性,JMJD6通過招募SIRT1到染色質上降低DSBs附近的H4K16ac水平實現對DNA損傷應答的調控。該研究揭示了JMJD6是一個新的參與DNA損傷位點附近epigenome調控的表觀遺傳學因子,為更好的理解表觀遺傳學因子在DNA損傷應答中的作用提供基礎。
  該研究得到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科技部重點研發計劃等資助。同時得到張鍇教授課題組、李俊教授課題組以及醫學表觀遺傳學協同創新中心儀器平臺的大力支持和幫助。


基礎醫學院 科學技術處

論文鏈接:JMJD6 modulates DNA damage response through downregulating H4K16ac independently of its enzymatic activity.pdf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